白泽.

叶神是信仰;大眼我老公!

在这世间某处


1.ooc算我的,有私设


2.日常短,全员



“呦,我这一觉都睡醒了,怎么还在这儿困着呢。”叶修打着哈欠伸着懒腰顺着车窗扫视了一圈。


叶秋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:“你有什么不满意的,不用你开车,除了吃吃喝喝睡睡玩玩,你干什么有实际意义的事儿了没。”


叶修一副讨好的笑脸:“我这不是没机会学,不会吗。”


“把猫给我,快给你闷死了。”


叶修一伸手把花卷移到远离叶秋的一侧:“花卷喜欢我,赖着我怎么了。”


“给我。”叶秋说着伸长胳膊去抓猫。


两人本就坐的近,驾驶和副驾,抢猫期间难免磕磕碰碰……


叶修拔开叶秋的手臂,搬出一张正经的脸:“嘛呢嘛呢,乱摸什么,被别人看见影响多不好。”


叶秋一时气结,虽说从外边看他们两个现在的姿势已经足够让人想入非非了,但是天地良心他干什么了吗,况且边上坐着的是他亲哥,一母同胞就比他早出生了五分钟的亲哥。


“这种话你是怎么说出口的?”


“顺嘴喽,你这么可爱,偶尔调戏一下也不错。”


“你是不是经常这样和人说话。”这句话叶秋不过大脑一样说了出来,说完他就后悔了。


正当他想着说些什么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时,只见叶修摇了摇头。


“怎么会,你是我亲弟嘛,自家人一回事,对别人是做不来的。”


因为是亲弟弟吗……


“动了。”叶修拍了拍叶秋的肩膀:“前面的车动了,马上就能走了。”


叶秋看了一眼自己被拍的肩膀:“看天,今天要在外面多住一晚了。”


“别呀,我想回家,我想荣耀了。”


“多一天也无所谓吧,你国庆假期那么长,玩几天总是好的。”


叶修一根一根的数出三根手指道:“我已经三天没有碰荣耀了。”


“你在骗谁?”叶秋也竖起手指帮他数:“你是没有用自带的笔记本,还是没有偷偷溜去网吧通宵。”


“切,你真是越来越不好玩。”


“好玩迟早有一天让你玩死。”


“笨蛋弟弟……”


“傻瓜哥哥……”


车子里,兄弟之间的拌嘴还在继续着。




PS:现在的我和老叶一样被堵车困住了,好心痛啊啊啊啊啊啊_(:3⌒゙)_

故人

时间线:世间再无张起灵——



十年约定的时间,胖子和吴邪去了长白,第一天,张起灵没有出现。

“再等等,他可能只是有事耽搁了。”吴邪掐灭指尖的烟头,闷着声音说道。

胖子听他这话,不知怎么的,有些难受,其实两个人心知肚明,小哥答应过的事情自然会做到,前提是他还记得他们之间所发生过的一切,不然说什么都是多余的。

胖子心里不安的念头无论如何也压不下去。

这再等等再等等,再等下去怕是要在这雪山上花掉小半年的时间,可是对着眼前的人该怎么劝,胖子不知道,他不擅长这个。

也行是看出了胖子的纠结,吴邪总算是开口了:“回去吧,他应该不会来了。”

从到长白的第一天晚上,吴邪就已经隐隐间觉得自己这次怕是见不到小哥了,只是没想到竟真成了现实。


胖子再去见吴邪已经是一年多以后了,听吴家的伙计说,吴老板从长白回来没多久就填上了一个新毛病,说是不管谁家出殡,他都要提前一天去人家家门口守着,虽说不是什么大毛病,但三天两头这样也不是个办法。

胖子就是被叫过来处理这件事儿的,等他找到吴邪的时候,吴邪正坐在一家小院的台阶上,手里头的烟都快燃尽了,但他好像没有知觉一样,眼睛盯着小院里面,任凭烟草继续燃烧。

胖子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,这家人已经准备出殡了,披麻戴孝的人围作一团,个个都是脸色苍白,那段不怎么长的棺材被围在正中央,司仪已经摇起来白幡。

“起灵喽——”

一嗓子清亮穿透云霄。

胖子清楚的看到,在听到起灵两个字的时候,吴邪眼中一瞬间燃起的火光,在那一瞬间,他整个人是活过来的。

胖子终于明白吴邪在等的是什么,也因为明白了,反而更没办法。

只是就为这么一声从陌生人口中听来的两个字,值吗?

这答案怕是也只有吴邪自己知道了。


PS:好些年前看过一个大大的文,抬棺时喊的一声起灵让我瞬间汗毛炸的老高,现在用到这篇里面,算是一波回忆。虐了我家邪帝,对不起——


大学路9号,沈巍下课溜达着过去也就五分钟。他推开门,特调处的人见他过来都笑嘻嘻的打了招呼,然后瞬间跑的不见人影。赵云澜把自己窝在沙发里,手上有意识没意识撸着大庆的毛,嘴角叼着的烟蒂攒起的灰烬已经摇摇欲坠。

沈巍上前把烟从赵云澜嘴里拿开:“少吸烟。”赵云澜翻身起来嬉皮笑脸的对着沈巍:“今天怎么这么早。”

沈巍肚子里有一大把的话想说:你是在等我吗?我如果不早来是不是就发现不了你在吸烟?然而他面对眼前的这个人真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叹着气把手伸向赵云澜:“走吧,我们回家。”

“唉!”赵云澜答应一声,回握沈巍的手,牵的紧紧的,不想再放开。


七夕

08年的时候他去了长白,一恍惚又是十年。

昨日起的时侯只记得今日是七夕,早些年的乞巧不知怎么地就过成了情人节,想来也没那么多讲究,只是也想着送他些什么。

有时候人年岁大了,就会考虑些和年轻时不一样的东西,现在的他也一样。

每逢过节不论大小,胖子总喜欢来凑个热闹,他们也不赶,乐呵着招呼上酒菜,朋友间能见的次数总归是越来越少了,趁着这筋骨还算是能挪动的时候多聚聚总是好的。

胖子今年来带了个金丝笼子,里头装了两只喜鹊,说是帮他们应应景。

这哪里要的着他应景,他提溜着笼子搁到小哥手边,闷油瓶瞅着笼子里的雀鸟儿,伸手去逗弄了两下,那两只喜鹊叫的欢喜,别说,是挺招人喜欢的。

“你喜欢就留着吧。”

“话说你在哪搞来了这么两只喜鹊?”他看了胖子一眼,心思大多还是在小哥身上。

“这你就别管了,胖爷自然有胖爷的门路,小天真啊,你看小哥挺喜欢这不就成了。”

胖子叫他天真的次数前些年特别少,也就后来小哥回来了,他才又开始这么叫着。

俩人心照不宣,这称呼不过是说给小哥听的,想着这人十年时间在门后,回来虽然一切都已经变了,可是能维持点还是留点的好。

“算了,说那个干嘛。”

胖子端起手边的酒杯举到他眼前:“来,走一个?”

“走一个。”他端起杯子朝小哥看了一眼,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
PS:一年就过一次节,不容易。

在这世间某处

1.ooc算我的,有私设
2.日常短,全员


叶修一大早就被敲门声叫醒了。

不用开门,他就知道门外站着的是谁。

知道这个地方的除了他和叶秋外只有三个人,会在这个时候过来的就只有那一个了吧。

叶修勾了勾嘴角,就着拖鞋大裤衩邋里邋遢的开了门:“呦,大眼,这么早啊。”

王杰希一抬眼看见叶修的邋遢样子热不住皱眉,轻声啐道:“没个人形。”

“见你又不是见别人,我什么样你没见过。”叶修错开身子让王杰希进来,脸上的笑容端的是没心没肺没脸没皮。

王杰希背着叶修侧身:“叶秋呢?”

“一大早就走了,大领导不容易。”

“你要是早知道心疼他,他就不会这么辛苦了。”王杰希在沙发上找了个软和的地方,把他一直抱在怀里的小猫放了下来。

叶修大步一迈坐在小猫边上:“得得得,你就别编排我了,说吧,什么事,猫都带来了。”

“帮我带几天。”

他停顿一会儿,想了想又补上一句:“最近队里要搞特训,丢他一个人在家不好。”

“哎呦,大眼你可以啊,只关心猫过的不好,我呢,怎么不担心我?”

叶修眼看着都要凑到王杰希身上了。

王杰希退了一步:“你还要看着花卷,一只两只都一样。”

叶修眯起眼睛看他:“行啊,我说不过你,再者队里的训练重要,我就替你看几天,特训完了别忘了领回去就成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小猫叫什么?”叶修突然问道。

“还没起,要不你看看叫什么合适?”

“花卷!”叶修朝身后叫了一声,回应他的是一声清亮的猫叫声。

“你看包子煎饼馒头之类的怎么样,跟花卷是一家。”

王杰希暗自的翻了个白眼:“不怎么样。”

“不满意啊。”

周围的空气突然安静下来。

叶修用他长期飞舞在键盘上的手指一下一下的触着小白猫的脖颈。

“杰希。”叶修突然低声道。

王杰希愣了一下,然后就听见小猫拖着甜腻尾音的喵呜声。

“他喜欢。”叶修转过头笑了起来:“他要和你抢名字了。”

他低下头,再一次低声叫道:“杰希。”

耳朵里是小猫轻快的声音。

王杰希的耳根处已经红了个彻底。


PS:大眼生日快乐,第三年给大眼过生日,然而没办法给生贺单人短篇,所以叫名字福利什么的希望大眼爸爸满意,一直爱你(* ̄3 ̄)╭♡

在这世间某处

1.ooc算我的,有私设
2.日常短,全员


叶修离开家后第一次过生日,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?

就是在遇到苏沐秋、苏沐橙之后吧。

记得当时苏沐橙问过他:“叶修哥的生日是什么时候的?”

当时的小丫头抱着盘子里的蛋糕,吃得嘴角白花花的一片。

叶修笑了笑,用纸巾帮苏沐橙擦干净嘴角:“5月29吧,好像。”

苏沐橙嘟着嘴:“真是的,叶修哥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。”

“只有小丫头才过生日,我又不是小丫头,过什么生日。”

“叶修哥过分了,说了不许再叫小丫头了。”苏沐橙放下蛋糕,张牙舞爪的朝叶修扑过去,叶修左右闪避着,逗苏沐橙玩。

苏沐秋穿着围裙从厨房走出来道:“别闹了,准备吃饭了。”

“好,马上来。”

叶修拦下苏沐橙,牵起她的手:“走吧,去吃饭了。”

……

5月29日,叶修一个人在家里打游戏,苏沐秋去接苏沐橙放学。

老旧的门,每次移动都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。叶修听到门响,还未回头,就听见了苏沐橙的声音。

“叶修哥,我们回来了。”

“好,欢迎回来。”

“叶修哥,你好冷淡啊,明明给你带了好东西的。”

叶修摸了摸苏沐橙的脑袋:“你还会给我带好东西?平时都是自己先藏起来了。”

苏沐橙甩开叶修的手回头道:“哥,叶修哥看不起我。”

苏沐秋笑弯了眼睛:“我倒是觉得他说的没问题。”

“你们就欺负我吧。”

苏沐橙把背在身后的东西放到叶修手中,自己气呼呼的坐到沙发上,找个抱枕死死的抱在怀里。

叶修盯着苏沐橙放在自己手里的东西,勉强的勾了勾嘴角。

那是一个塑料杯装着的蛋糕,上面的奶油已经塌了下来,水果和装饰也是一塌糊涂。这种蛋糕不贵,也就几块钱,可对于他们这样三个孩子组成的家庭来说也算不得容易。

“怎么这么一副表情,要哭了一样。”苏沐秋问道。

叶修晃了晃手里的蛋糕道:“这种蛋糕……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你先尝尝吧。”叶修拆开塑料盖子,挖了一勺伸进苏沐秋嘴里。

“还行,你慢慢吃,我去做饭。”苏沐秋拍了拍叶修的肩膀,小声道:“这可是沐橙自己攒钱买的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叶修自己挖了一勺:“好甜……”

他眯着眼睛,一口一口的解决了手中可以称之为劣质的蛋糕,屋里面只有三个人,只要他不说,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“沐橙,下次别买这种东西了,挺费钱的。”叶修蹲在苏沐橙面前,揉了把苏沐橙的头发。

“就要,你别管。”

「QQ界面」
「5.29 00:00
叶秋,生日快乐。」

「5.29 00:01
哥,生日快乐。」



PS:给大小叶说生日快乐啦♪٩(´ω`)و♪

“相公,你当初为什么要娶奴家呢?”


“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。”男人用手指不停的将镜中人的发丝一点点的缠绕起来。


“奴家想知道了~”


“我当时被家里人逼着成亲你是知道的。相公我第一眼看到你就有一种,没错就是此人的感觉。”


“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吗!”她的双颊瞬间被桃色填满。


“不是。当初我是这样想的,把你娶回家既能当老婆又能当女儿,世间还有比这更两全其美是事吗?”

“师父师父,他们抢小乖的法宝,还说再也不和小乖玩了,呜~~”


青年抬手抚下粘在小男孩长睫毛上的水珠,笑眯眯的道:“他们不陪小乖,小乖就来找师父玩好不好。”


“不好。”小男孩嘟起嘴吧,圆乎乎的小脸想让人上去摸一把:“师父也总是欺负小乖,小乖才不要和师父一起玩呢。 (๛ ˘ ³˘) ”

设计师?改造?那种东西对于真正想要颓废的人根本没有存在的价值。


在遇到那个让他咬牙切齿的人之前,李铭贤是不信这句话的,后来由不得他不信。


身为一个资深改造师,李铭贤平时会接手不少名家小姐少爷的改造,说是改造不过是改变一下着装风格和一些细微的习惯。


他接林玄的案子是因为欠人情,见到林玄的时候李铭贤整个人都傻掉了。


林玄只穿了一件宽大的白T恤,衣服已经足够到他膝盖,整个屋子里堆满了泡面盒子,还是按照口味品牌不同分开垒好的,但是屋子里完全没有下脚的地方。


李铭贤想扭头出去,这个工作他能不接吗?



PS:人名打好之后才发现,李铭贤,额……很韩范,林玄,额……很起点玄幻。有点懵。

他的手机里装着一张照片,照片里是一个身形单薄的男孩,侧脸很漂亮,纤细的手指握着画笔,目光紧紧锁在画布上。


那是一个只会画鲸鱼的男孩,第一次见到这个安静的孩子是很早很早之前。


男孩根本不关心他是谁,见到他的时候只是递给他一个速写本,上面用歪歪扭扭的字迹写着一句话:你知道画里的鲸鱼叫什么吗?


他发现男孩的房间里堆满了画,画上全是鲸鱼,大概是同一只。


“我不知道。”他这么说着。


少年原本平静的眼神稍微黯淡,他伸手将速写本翻过一页,同样扭曲的字迹写着:Alice


他大概问过很多人同样的问题,但是谁会知道一个远在深海中鲸鱼的名字?



PS:Alice是却是存在的,度娘可以直接查到资料。有幸2010年找到了同频的鲸歌